乌克兰冲突的前因后果

乌克兰冲突的前因后果
学院:物理与电子信息工程学院
专业:电子信息科学与技术
班级:12级励志班
类型:国际关系学期末论文
学生:张昀
学号:120304014
摘要:乌克兰冲突自2013年11月21开始,至今仍在继续,引起全球人的关注,继利比亚事件以来,乌克兰冲突成为新的世界关注点。为何如此多人关注着这个国家的冲突?乌克兰冲突的原因又是什么?本文将为读者呈现最详细的乌克兰冲突的分析与历史资料,为你揭开乌克兰冲突的秘密,解析乌克兰冲突的前因后果。还有一个必须澄清的事实是,大多数人看新闻只知道一些有关“亲俄、亲欧”的看法,一方面,这种看法有一定道理,但很片面,乌克兰问题不只是乌克兰的问题,在三大势力的插足下乌克兰局势将何去何从?要理解乌克兰冲突的国际关系根源,就要从乌克兰历史中寻找答案,本文不仅对冲突进行陈述,还讨论了国际关系学里面重要的“地缘政治”理论,而重点在于剖析乌克兰的历史,解析冲突的历史根源。想要真正了解乌克兰冲突的历史渊源?想了解乌克兰局势的走向?本文将一一为你揭晓。
关键词:乌克兰冲突,亚努科维奇,乌克兰历史,乌克兰东西线,乌克兰冲突原因,波兰,立陶宛,地缘政治
乌克兰冲突实况
乌克兰冲突是乌克兰亲欧洲派在基辅展开的反政府示威,2013年11月21日开始,至今仍在进行中,据乌克兰临时政府称,现在在东部地区爆发的军事冲突已经是“局部内战”,主要起因是乌克兰总统亚努科维奇中止和欧洲联盟签署政治和自由贸易协议,而强化和俄罗斯的关系。另外,总统亚努科维奇2014年1月17日签署新法,据亲西方媒体说会“禁止几乎所有形式的抗议活动”,而再度引发民怨。因此,抗议群众要求政府和欧盟签署协议、亚努科维奇下台、提前举行选举。下面,我们首先来看看冲突的具体实况与近代乌克兰历史。
1932到33年,乌克兰弄了一场大饥荒,饿死人数有争议,最高估算达480万,最低估计也在250W以上,而根据戈尔巴乔夫公开化运动解密的档案,这场饥荒是苏共有意发动的,意在“惩罚”不太听话的乌克兰,1932年到1933年,苏联还对抱有民族主义观点的乌克兰知识分子、作家等民族文化精英进行了清洗。乌克兰政治家和学者指出1932年-1933年大饥荒是苏联对乌克兰的种族清洗和种族灭绝。2002年乌克兰将11月22日定为大饥荒纪念日,还建了不少纪念馆。从这段材料我们可以知道,俄罗斯和乌克兰有着不一般的国际关系,这是近现代俄罗斯和乌克兰不可磨灭的历史政治问题,而这些问题和乌克兰冲突中亲俄和亲欧虽然没有必然的联系,但却能反映其历史根源问题(后面会详细介绍)。
1954年,根据赫鲁晓夫的长官意识,重新划分了边界,把克里米亚划入乌克兰。苏联垮台后,92年俄罗斯杜马单方面通过一项决议,宣布54年划界决议为非法,克里米亚仍然是俄罗斯的地盘,引发严重的外交冲突。克里米亚是沙俄控制黑海沿岸、地中海、巴尔干地区的基地,还是黑海舰队司令部所在,俄罗斯决不会放手任由乌克兰倒向西方。
04年,亲俄的总统库奇马垮台,指定的接班人(现总统亚努科维奇)在大选中获胜,可又被联合国、欧盟、美国派驻的观察员揭露出选举存在严重的作弊。重新大选后亲欧的尤先科获胜,亲欧的尤先科上台后普京借能源问题全力打压乌克兰。先是06年严冬悍然彻底停了对乌克兰的天然气供应,跟大饥荒的作法如出一辙,随后在09年迫使乌克兰屈辱地接受了每千立方450美元的天价天然气(当时国际市场价格大概在200-230之间),直接导致季莫申科政府垮台并在亲俄政府上台后被判刑。
10年亲俄的亚努科维奇上台后加紧跟普京合作,与欧盟的谈判毫无诚意,出尔反尔,欧盟一度停止了与乌克兰的相关谈判。对俄罗斯来讲,乌克兰的未来导向关系着俄罗斯总统普京一项雄伟计划——建立欧亚联盟再现往日辉煌的成败。2011年10月3日,普京提出要在前苏联地区建立起欧亚联盟,将其作为联系欧洲与亚太地区的桥梁。在整个欧亚联盟的计划中,乌克兰一直占据着重要地位。乌克兰的经济实力和实际影响力在独联体国家中仅次于俄罗斯。自2010年俄罗斯开始关税同盟运作以来,就极力拉拢乌克兰加入:只有乌克兰的加入,才会出现一个拥有2亿消费者的真正的大市场。从地缘政治的角度来说,乌克兰是欧洲除俄罗斯外领土面积最大的国家,有1000多公里的海岸线,与黑海沿岸的土耳其、保加利亚、格鲁吉亚、罗马尼亚和俄罗斯南部地区等均有便捷的海上通道。从陆地边境看,乌克兰东靠俄罗斯,北临白俄罗斯,西部与波兰、斯洛伐克、匈牙利等东欧国家接壤,通过东欧国家进入西欧的路径也极为方便和简短。普京以金钱为诱饵拉乌克兰入伙搞新苏联,宣布供乌克兰的天然气价格降到每千立方270,又宣布要买乌克兰100多亿美元的国债。乌克兰政府本身亲俄,加上穷的快揭不开锅,双方一拍即合。13年11月20号,乌克兰宣布停止与欧盟谈判,铁了心要跟着普京干,2013年11月21日,乌克兰政府决定暂停与欧盟签署联系国协定后,大批入欧支持者上街抗议,乌克兰国内紧张局势愈演愈烈。2013年12月17日,在乌克兰暂停签署联系国协定后不到一个月,俄罗斯便与乌克兰达成协议,愿意向其提供150亿美元的援助资金,并降低天然气出口价格,后俄罗斯又许诺乌克兰20亿美元的经济援助,但就在这时,乌克兰见证了自2004年动乱以来最惨烈的一天。在2014年2月18日上午,数千名示威者在首都基辅举行号称“和平进军”的示威活动,要求议会恢复2004年宪法。随后,示威者与维护秩序的防暴警察和内卫部队军人发生激烈冲突,造成28人死亡。2014年2月19日,乌克兰总统亚努科维奇和反政府抗议的领导人同意停止冲突。总统官网2月19日发表声明说,双方已经同意开始“谈判”,旨在结束持续两天的流血冲突。但在午夜双方达成停火协议仅几个小时后,基辅街头再次爆发冲突。利沃夫州政府的举动则将乌克兰推到了内战边缘。2014年2月20日,乌克兰三位主要反对派领导人称,首都基辅再次爆发的新冲突,是政府的“挑衅”行为。 2014年3月16日,辛菲罗波尔第九中学投票站,投票委员会主席分发公投票,乌克兰克里米亚自治共和国举行全民公投,以决定该共和国留在乌克兰还是加入俄罗斯。2014年3月17日克里米亚议会宣布从乌克兰“独立”,并申请加入俄罗斯联邦,称将把在克里米亚半岛所有的乌克兰国家财产“收归国有”。2014年3月18日,俄罗斯总统普京在克里姆林宫与克里米亚议会主席、塞瓦斯托波尔签署关于克里米亚和塞瓦斯托波尔加入俄罗斯的协议。2014年3月21日,俄罗斯总统普京签署了克里米亚加入俄罗斯联邦的法案,使其正式生效。2014年4月28日, 乌克兰卢甘斯克集会者宣布成立“卢甘斯克人民共和国”,集会期间宣读了相关文件。以上是乌克兰冲突至今的大事件,下面我们开始从源头上分析乌克兰冲突的原因,从乌克兰历史中找到答案。
乌克兰问题的历史根源
我们知道,乌克兰冲突的根源是东西文化的差异,首先让我们看一下乌克兰中西分界线:了解了分界线的分布,我们来看看乌克兰的文化差异的一些体现(这里只是取了语言差异,但语言差异足以说明其冲突的表现,另外,后面我们会给出更多的资料供参考,如宗教、历史原因)
语言具体差异我们可以从下图可看出:
下面这张图反映了东西部的实用乌克兰语言的比例,可以进一步说明问题:

从上面给出的图可以看出,乌克兰东西文化差异明显,那么,东西分界是来源于什么?我们知道,一个国家的语言对一个国家的政治管理的作用,语言是历史的发展结果,更是政治的一个体现,是什么导致这种东西方差异,东西方差异是历来存在吗?为什么要把乌克兰分成东、西两个“集团”来分析呢?要解决这些问题,唯有从乌克兰历史出发,下面我们会从历史中找到答案。
考虑到一些对世界地理知识缺乏的人可能对乌克兰历史分析学习有困难,下面给出乌克兰的地理位置图帮助读者学习乌克兰历史并了解其地理位置的重要性:
乌克兰位于欧洲东部,是欧洲除俄罗斯外领土面积最大的国家。原苏联15个加盟共和国之一,是仅次于俄罗斯和哈萨克斯坦的第三大加盟共和国。乌克兰北邻白俄罗斯,东北接俄罗斯,西连波兰、斯洛伐克、匈牙利,南同罗马尼亚、摩尔多瓦毗邻。乌克兰地理位置重要,是欧洲联盟与独联体特别是与俄罗斯地缘政治的交叉点。乌克兰作为世界上重要的市场之一,是世界上第三大粮食出口国。乌克兰人属于东斯拉夫族,与俄罗斯人、白俄罗斯人血缘密切。乌克兰是一个新兴的自由市场经济体,乌克兰工农业较为发达,重工业在工业中占据主要地位。乌克兰的军事领域仍保留着庞大的武装力量系统。乌克兰实行三权分立的政治原则,为主权、独立、民主的法制国家,实行共和制。总统为代表国家的最高元首。
从给出的图可知,有一条“文明断裂带”正好穿过乌克兰,沿着第聂伯河(上第一张图的那条河就是著名的第聂伯河)蜿蜒而下,把乌克兰割为相互对立的东西两部分,这就是我们现在看到的东西分界线的源泉。这条界线可以追溯到4世纪罗马帝国分裂和10世纪神圣罗马帝国的建立,至少500年来它一直基本上处于它现在的这个位置。它由北开始,沿着现在芬兰与俄罗斯的边界以及波罗的海各国(爱沙尼亚、拉脱维亚、立陶宛)与俄罗斯的边界,穿过西白俄罗斯,再穿过乌克兰,把东仪天主教的西部与东正教的东部分离开来,接着穿过罗马尼亚的特兰西瓦尼亚把它的天主教匈牙利人同该国的其他部分分离开来,再沿着把斯洛文尼亚和克罗地亚同其他共和国分离开来的边界穿过前南斯拉夫。当然,在巴尔干地区,这条界线与奥匈帝国和奥斯曼帝国的历史分界线重合。这是欧洲文化的边界,在冷战后的世界中,它也是欧洲和西方政治经济的边界。
  在许多人看来,近代以来波兰的历史总与悲惨和抗争联系在一起,这个信奉天主教的斯拉夫人国家总是不断受到来自西面的民族压力和来自东面的宗教压力。被瓜分,独立,再被瓜分,再独立,往复循环,剥之不已,彷佛它只能在东方或西方大国的羽翼的庇护下寻得一时苟安。而当东西方大国势均力敌并急不可耐地划分势力范围时,波兰又总是被置于谈判桌上成为讨价还价的筹码,甚至被切割。然而,相较于乌克兰,波兰又显得如此幸运,被反复出卖和瓜分的历史终归没能阻挡它作为一个整体一次又一次地出现在国际政治的舞台上。但时至今日,第聂伯河,这条乌克兰人民的母亲河,仍像一道难以愈合的巨大伤口撕裂了乌克兰人民的祖国母亲。
  乌克兰,地处东欧中南部,黑海北岸。时至2013年1月1日,共有人口4555万,130多个民族,其中乌克兰族占总人口的77%,第一大少数民族为俄罗斯族,约占总人口的17%。乌克兰语与俄语相似,同属东斯拉夫语支。虽然,乌克兰民族成分复杂,但毕竟形成了以乌克兰族为主导的格局,国内第二大语言俄语,同官方语言乌克兰语相去并不远。所有这些使我们不禁要问:何以其国家东西部对峙的局面会如此严重?
  一、从“布列斯特合并”到《安德鲁索沃和约》:东西乌克兰分立的由来
  说起来,乌克兰的历史要比俄罗斯更为悠久,甚至于沙俄帝国的源头“莫斯科公国”,只是基辅留里克王朝的旁支。早在公元9世纪,以基辅为中心就形成了封建公国——基辅罗斯,这是最早的俄罗斯国家。弗拉基米尔一世统治时期,基辅罗斯留里克王朝达到了鼎盛,也正是弗拉基米尔大公,做出了一项直至今天都影响深远的改革:出于政治联姻的考虑,他迎娶拜占庭安娜公主为妻,并放弃原始的多神崇拜,转而奉希腊基督教(东正教)为国教,基辅遂被定为东正教都主教的所在地。然而在他儿子雅罗斯拉夫(1015—1054)死后,基辅罗斯就逐渐陷入内讧、分裂。十三世纪鞑靼蒙古(也就是我们熟知的忽必烈建立的蒙古帝国时代)入侵,击败了基辅联军,其大部分土地落入了蒙古金帐汗国手里。从此开始了它从臣服一个民族到另一个民族的漫长历史。
  (一)波俄战争:乌克兰分裂的历史根源
  1340年,势头强劲的立陶宛打败了鞑靼人,把当今乌克兰的大部分领土纳入版图。9年以后,波兰向东扩张,夺取了乌克兰大约5.2万平方公里土地。与此同时,莫斯科公国也逐渐强大,并走上扩张道路。经历了约两百年的冲突,俄罗斯东正教的壮大已经迫使波兰和立陶宛两个天主教国家考虑如何建立更紧密的联盟以应对共同的外部威胁——二者于1569年签订了著名的“卢布林合并条约”,组成了以波兰为主导的波兰—立陶宛联邦。值得一提的是,新的王国在成立之初,显示出了一种特有的宗教宽容,一度成为当时欧洲信仰最自由的国度。那时的乌克兰被允许享有高度自治权,保留本民族的语言、法律和宗教。但这并没有持续多久,原因就在于,波兰自古以来就是个十分“民主”的国家。由贵族(施拉赤塔)把持的议会(瑟姆)掌握着国家的大政方针,他们每每迫使君主无所作为。这些贵族对内相互争吵,对外不断扩充自己的地盘,圈进大量农奴,并最终把魔爪伸向了富饶的乌克兰。
  十六世纪,波兰已纳入了欧洲经济体系,成为了当时欧洲最大的谷物出口国。乌克兰土地肥沃,一直以来就是欧洲最负盛名的产粮区。高额利润促使波兰的贵族、僧侣等大地主纷纷赴乌克兰圈地,大批大批乌克兰人被贩卖到波兰庄园充当农奴。这无疑引发了乌克兰人的激烈反抗。面对这些,波兰—立陶宛王国的王公贵族、僧侣牧师们理所当然地想到的应对方案,就是强行同化乌克兰。他们关闭了乌克兰人的学校,禁止使用乌克兰语,更重要的是,波兰政府不顾乌克兰人的意愿,于1596年强行命令乌克兰的东正教会与罗马天主教会合并,成为乌克兰境内唯一合法的教会,并宣布其信奉天主教教义,服从罗马教皇。史书把这次合并成为“布列斯特合并”。所以,直至今日,我们仍把乌克兰西部的天主教称为“合并派”。
  波兰贵族、僧侣的蛮横激起了乌克兰农民一拨又一拨的反抗。他们集体逃离波兰农庄,并加入了哥萨克的队伍。对此,波兰—立陶宛政府要求哥萨克定期上报其发展规模和人数。这就引发了1648年哥萨克的大暴动。无疑,其领袖鲍格丹·赫梅利尼茨基是其中最引人注目的明星。面对强敌,赫梅利尼茨基首先想到的就是寻求一个可靠的伙伴,他曾经考虑过鞑靼人和奥斯曼土耳其,但均以失败告终。这样,与自己同出一源,信仰相同的俄国人就成为了他唯一的选择。1654年1月,双方签订了《佩列亚斯拉夫条约》,条约规定乌克兰并入俄罗斯,接受沙皇统治,同时享有政治、军事和外交(对土耳其和波兰除外)自治权。此举也正式拉开了长达十三年的波俄战争,战争的结果是1667年两国签订了《安德鲁索沃和约》,沿第聂伯河平分了乌克兰。从此拉开了乌克兰东西两部分信奉不同宗教、相互分离的历史。直到一个世纪以后,波兰被俄罗斯、普鲁士和奥匈帝国三次瓜分,乌克兰的大多数领土才被统一划进俄罗斯。
  相较于波兰,沙俄对乌克兰的同化政策有过之而无不及。俄波《安德鲁索沃和约》签订后不久,沙俄政府就开始限制乌克兰的自治权,并逐步关闭乌克兰学校,禁止使用乌克兰语,甚至于各类俄国文件中都禁止使用“乌克兰”一词,而代之以“小俄罗斯”。沙俄政府的野蛮在于,它在关闭乌克兰学校的同时,并没能同时开设俄罗斯学校,这使得其“文化同化”政策变成了赤裸裸的文化破坏,直至十九世纪末二十世纪初,乌克兰这个俄罗斯的“发达”地区,文盲率却逼近90%。所有这些一直持续到1917年。
  (二)世界革命与“单一国家的社会主义”:苏联时期的俄乌关系
  二月革命之后,乌克兰政权林立,最主要的政权除了乌克兰苏维埃政权外,就是“中央拉达(议会)”,其以鼓吹乌克兰自治著称。十月革命后没几个月,乌克兰中央拉达又宣布乌克兰独立,成立新的“乌克兰人民共和国”,并投靠同盟国。根据1918年全俄人民委员会与同盟国签订的《布列斯特和约》,乌克兰获得“独立”,其之前与同盟国签订的和约得到了苏俄的全部承认。然而,乌克兰人并没有高兴太久,与历史上一样,他们又一次尝到了“前门拒虎,后门引狼”的苦果。德国人随即以中央拉达没有向德方如数缴纳粮食为由,解散了中央拉达,建立了“五人执政内阁”,把乌克兰政府变成了自己的傀儡。没过多久,德国战败,“五人执政内阁”倒台,苏维埃成为了乌克兰的主要力量,并随即成立了“乌克兰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它在1922年12月30日与俄罗斯、白俄罗斯和外高加索联邦一道,成为了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联盟的创始国。必须指出,作为协约国武装干涉苏维埃政权的急先锋,波兰又一次强占了乌克兰西部。直到二战前苏德秘密瓜分波兰,乌克兰西部大片土地始终都在波兰的控制下。那里的人民受到波兰奴役,并被迫“波兰化”。
  在列宁的民族政策指导下,乌克兰充分获得了1924年联盟宪法赋予的权利,其苏维埃和政府机关基本由乌克兰人任职。随着苏联对乌克兰文教事业的大力投入,乌克兰语获得了前所未有的繁荣,1929年,83%的小学和66%的中学都在使用乌克兰语教学,文盲率更是降至不到50%,甚至连东正教会也被允许存在。
  好景不长,列宁去世后不久,斯大林和托洛茨基就对“一国社会主义”展开了激烈的争论,其影响之大,波及面之广,至今仍余音绕梁,不绝于耳。列宁和托洛茨基都有一种世界革命的立场,革命和阶级斗争为无产阶级国家(苏联)认同奠立了根基。俄罗斯和乌克兰可以不是一个民族,但它们拥有共同的阶级属性,也拥有共同的革命对象。换言之,在共同的敌人面前,俄罗斯、乌克兰和其它加盟共和国之间达成了一种超越传统民族国家的新认同。然而,作为资本主义世界内在危机的产物,第一次世界大战虽然引发了欧洲风起云涌的无产阶级革命浪潮,但传统帝国主义国家却并没能像列宁所期望的那样迅速崩溃。欧洲革命的失败也迫使苏联采取更为现实的对外策略。在斯大林“一国率先建成社会主义”的口号下,苏联转而放缓了对欧洲输出革命的脚步,甚至开始谋求西方资本主义国家的承认。在国际舞台的阶级斗争趋于缓和之际,苏维埃各个加盟共和国之间的阶级认同却产生了松动。面对这个问题,斯大林几乎采用了与沙俄政府一样粗暴的策略。他把鞑靼人强行迁离了克里米亚,关闭了乌克兰语学校,禁止乌克兰语出版物,清洗了几乎所有的乌克兰国家机关和苏维埃。尽管从赫鲁晓夫时代开始,大量斯大林时期受害的乌克兰干部和文艺界人士被平反,乌克兰文化的传播也逐步放开,但斯大林的俄罗斯化政策却基本得到保留,直到苏联解体。
  二、克拉夫丘克与库奇马:“拥抱西方”还是“东西桥梁”?
  (一)“地缘战略平衡”和“安全带”:美俄的国际战略思维传统
  如果说本文开头所引的亨廷顿“文明冲突”观为美国新保守主义全球战略的提供了蓝图,那么老牌智囊布热津斯基的观点更代表了美国传统的现实主义思维。他毫不掩饰地表示:“正是在欧亚大陆这个全球最重要的竞赛场上,美国的一个潜在对手可能在某一天崛起”,为了防止这种现象的发生,“在为长期掌管美国在欧亚的地缘政治利益制定美国的地缘战略时,出发点必须是特别注意最重要的赛手并恰当地评估这一地区的形势”,并尽可能地限制一切地缘政治大国的兴起,扶持其它力量与之平衡,以保证美国的仲裁者地位。布热津斯基的思维不过是美国传统地缘政治思维的延续。从斯派克曼到布热津斯基,从乔治·凯南到亨利·基辛格,不管这种思维方式如何变化,它都始终围绕着海权国家与陆权国家的冲突展开。英国地理学家麦金德有三句名言,早已经为我们各类电视电影、纸制出版物和网络媒体反复转载,成为老生常谈——“谁统治了东欧平原,谁就控制了心脏地带;谁统治了心脏地带,谁就控制了世界岛;谁统治了世界岛,谁就统治了全世界。”某种程度上说,老生常谈,恰恰彰显了它的现实性。长期以来,麦金德的话都是美国地缘战略学家信奉的金玉良言。在美国人看来,“大陆”就指“世界岛”,就是欧亚大陆。广阔的大西洋和太平洋,使得美国人习惯于把自己定位为海权国家。对他们而言,海权国家与陆权国家永恒的冲突,就预示着美国必须要尽量保证自己的海洋空间,并以自己便于支援的大陆边缘地带为立足点,向大陆纵深发展。
  冷战时期,这种战略思维得到了充分地体现。早在二战结束初期,美国人就发现一旦战争全面爆发,自己就不可能在陆上阻挡住共产主义阵营前进的脚步,唯一获胜的希望就是立足于海空军优势,这也就是“岛链”之说的由来。朝鲜战争爆发后,它更是通过大肆炒作和渲染“共产主义进攻”而建立了一系列以美国为主导的军事同盟。1950年10月—1954年底,仅在远东地区,美国就拼凑起了《美日共同防御援助协定》、《东南亚集体防务条约》、《美台共同防御条约》等十几个军事条约或同盟协定,1955年初又在中东建立起了以《巴格达条约》为支柱的亲美阵营。整个美国全球反共军事体系的形成与发展,都在遵循由岛链、大陆边缘地带向大陆中心发展以逐步压缩苏联、中国战略空间的方针。
  与之争锋相对,苏联面对来自冷战对手四面八方的压力,除了延续沙俄时期就一贯奉行的“出海口战略”外,提出了“安全带”战略——通过扩张领土和在周边建立共产主义政权的方式,以拱卫苏联。新获得的领土和周边亲苏政权,就像一条横在东西之间的隔离带,把苏联包裹了起来。在这种战略的指导下,斯大林更改了早先与丘吉尔达成的“巴尔干百分比口头协定”,指挥巴尔干和东欧的各国共产党、工人党夺取政权;并在东欧各个共产党、工人党中大面积清洗“民族主义分子”;甚至打着“反对民族主义”的旗号割占东欧国家的大片领土。毋庸置疑,战后的“安全带”战略,仍是俄国传统国家安全战略的延续。与其最近的例子就是二战爆发前,苏联通过瓜分波兰,发动苏芬战争,吞并波罗的海三国,并强占与罗马尼亚争议的比萨拉比亚地区(该地区原属沙俄,一战结束后不久,苏俄被迫与协约国签订和约,将其划给罗马尼亚)。
正如普京所说,对于许多俄罗斯人而言,苏联解体是二十世纪最大的地缘政治灾难。俄国在中亚和高加索地区的实际控制线一下子就退回到了19世纪中叶,西部边界更是退到了十七世纪初伊凡四世时期。高加索地区的丢失唤起了俄罗斯对土耳其卷土重来的担心,中亚的丢失使其直接受到伊斯兰世界的威胁。然而对俄国而言,最难以接受的莫过于乌克兰的离去,这无疑是泛斯拉夫情结浓厚的俄罗斯民族至为痛楚之事。迄今为止,大多数俄罗斯人仍倾向于把乌克兰视为自己的一部分,甚至认为乌克兰语不过就是带有浓厚波兰味的俄语。
看完乌克兰的历史资料,相信读者对乌克兰冲突的前因后果已经有所领悟,本文的重点到这里也已经介绍完毕,下面在介绍一些对乌克兰局势分析有用的东西,帮助读者进一步分析乌克兰局势走向,我们从乌克兰的三大外来势力干扰讲起,冲对外关系上着手,分别对俄罗斯、美国、欧洲与乌克兰的关系进行阐述,以求成效。
乌克兰外来势力影响
乌克兰与俄罗斯:乌克兰东部与俄罗斯接壤,西部紧邻欧盟国家。乌克兰前总统尤先科在2005年年初上台后,奉行“疏俄亲欧”的外交政策,极力追求加入北约,并在天然气过境、黑海舰队驻军、边境划界等问题上多次与俄罗斯发生激烈争执,导致两国关系陷入僵局。乌总统亚努科维奇就任前后则多次强调,俄罗斯是乌克兰最重要的战略伙伴之一,乌克兰愿意在平等互利的基础上加强与俄罗斯在所有领域的友好合作关系。2014年乌克兰政治危机中,俄罗斯应克里米亚自治共和国总理请求,以保护在乌俄罗斯人安全为由,向乌克兰增派军事力量。
乌克兰与美国:2012年1月19日,美国国务卿欧亚地区能源问题特别代表莫宁斯塔访乌,会见乌总理阿扎罗夫。4月23-25日,乌副外长克里姆金访美,主持乌美防扩散和出口监察工作组会议。5月22-23日,乌外长格里先科访美。6月25日,美前国务卿基辛格访乌,同乌总统亚努科维奇举行会见。7月9日,乌美第十次海上联合军演“海风2012”在敖德萨举行。9月24-26日,乌总统亚努科维奇访美并出席第67届联大会议,与美总统奥巴马简短寒暄。11月1日,乌总统亚努科维奇就美东部海岸遭受“桑迪”飓风灾害向美总统奥巴马致慰问电。11月14日,乌总统亚努科维奇同美国副总统拜登通电话,双方就乌议会选举及共同面临的国际挑战等问题交换意见。
乌克兰与欧洲:乌克兰西部紧邻欧盟国家,乌克兰努力深化与欧盟的关系。2012年2月27日,乌第一副总理霍罗什科夫斯基、国家安全与国防会议秘书克柳耶夫出席在布鲁塞尔举行的乌欧关系圆桌会议。3月30日,乌欧代表在布鲁塞尔部分草签“联系国”协议。4月25日,乌第一副总理霍罗什科夫斯基访问欧盟总部,同欧洲议会议长舒尔茨等会晤。5月15-16日,乌总理阿扎罗夫访问布鲁塞尔,分别会见欧洲委员会副主席、外交与安全政策高级代表阿什顿、欧洲议会主席舒尔茨。6月5日,乌第一副总理霍罗什科夫斯基出席在摩尔多瓦举行的欧盟“东部伙伴关系计划”高级别会议。7月23日,乌外长格里先科出席在布鲁塞尔举行的“东部伙伴关系计划”成员国第三次外长会议。9月24日,乌第一副总理霍罗什科夫斯基对欧盟进行工作访问。12月17日,乌总统亚努科维奇同欧盟委员会主席巴罗佐通电话,就双边关系问题交换意见。
总结与未来局势
乌克兰局势表明,这场混乱已经演化为一场深刻的大规模政治危机,而不仅仅是亲欧和亲俄的外交取向问题。身份认同缺失、国内经济恶化、外部势力介入,将是这场内乱到的局势越来越复杂。而乌克兰局势的背后,俄罗斯、欧盟和美国角力的阴影不时浮现。以俄罗斯为一方、以欧盟和美国为另一方在台前幕后的角逐博弈已成为乌克兰局势动荡不安的一个重要环节。而关于乌克兰局势的未来走向,俄罗斯对乌克兰问题的处理已经被逼到了战略底线,在俄罗斯看来,后苏联空间的地缘政治和地缘经济版图已日益碎片化,俄罗斯当下和未来相当长时期内的首要利益就是维系历史形成的俄乌特殊关系,确保乌克兰至少不直接被纳入西方的势力范围,从而阻止西方在欧亚大陆的东进速度,维系俄罗斯大国的地位。俄罗斯承受不了失去乌的战略损失,确保乌克兰留在俄罗斯的利益范围之内相较于西方具有更重要的战略意义,所以能保证的是俄罗斯会全力阻止欧亚大陆东进速度,极力保证乌克兰与俄罗斯政治蓝图的一致性,而乌克兰危机所致的变量异动最终将指向何种结局不得而知,唯一能确定的是,乌克兰的命运已不完全掌握在乌克兰人手上。
参考文献:
《西方国际关系理论经典导读》·秦亚青译·北京大学出版社
《国际关系理论》·达里奥·巴蒂斯特拉·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
《国际政治理论》·肯尼思·华尔兹(美)·上海人民出版社
《世界政治与国际关系》·(美)吉尔平·北京大学出版社
《国家间政治:权力斗争与和平(第七版)》·(美)汉斯·摩根索·徐昕译·北京大学出版社
《大国的兴衰》[美] 保罗·肯尼迪·陈景彪译·国际文化出版公司
《大国的崛起》·(英)威尔士·徐建萍译·陕西师范大学出版社
《国际关系:世纪之交的冲突与合作》· (美)康威.汉得森·金帆译·海南出版社
《20年危机》·[英]爱德华•卡尔· 世界知识出版社
《权力•制度•文化》·秦亚青·北京大学出版社


——————原创——小海——create is my all————

More info:sina blog:http://blog.sina.com.cn/idoneboy. personal website*wordpress*:https://hoctoboy.wordpress.com.
新浪微博@ 今日经济hoctoboy:http://weibo.com/newhoctoboy main email: hoctoboy@gmail.com

All Rights Reserved.Unless mark specially, hoctoboy’s sina and the wordpress blog articles are original, transport please indicate the address or this word:
——————原创——小海——create is my all————
All Rights Reserved.除非特别注明,hoctoboy(人称:小海)新浪博客与wordpress上的博客都为原创,转载请注明地址或者这段话:
——————原创——小海——create is my all————
Add me*All imfo:
QQ:807244012.
Twitter@waterhoctoboy.
soundcloud@hoctoboy.
YouTube@hoctoboy.
flickr@hoctoboy.
Google plus@hoctoboy.
instgram@hoctoboy.
tumblr@hoctoboy.
Facebook:hoctoboy@gmail.com /hoctoboy@163.com /hoctoboy@sina.com.
Skype@hoctoboy.
pintrest@hoctoboy.
500px@hoctoboy.
linkedin@hoctoboy.
foursquare@hoctoboy.
whatsapp@hoctoboy.
kakaotalk@hoctoboy.
blab@hoctoboy.
ask.fm@ hoctoboy.
in short*all my accounts follow you can search——hoctoboy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