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始森林里的脚印

原始森林里的脚印——登山徒步游记

引言:登山回来后,我写下了下面这些话。记忆深处,文字也只为记录那些值得记录的经历、感悟。
人生难免,走着走着,不知不觉就迷路了。谁又没点伤疤,谁又能免得了失落?谁又能不被现实打击?人,渺小到不知道它多大。路,越走越窄,过了狭缝,越走越宽。只要还没把我灭了,跌倒后爬起的第一个念头就是:用行动给那些曾经看不起的人狠狠一个耳光。
人生,不过是空间在时间上的积分而已。除去时间,这世界是没有公平的。人世,一切不过是时间的填充物,当填满所有时间的缝隙,你就可以一无所有的去。
追逐自由的人,甘愿为自由付出代价。我生来就被关在牢笼里,这个牢笼关住了所有人,这个牢笼我看不见,看到的和真实的总是不一样。人类造了一个牢笼,把自己关在里面,想想也挺有意思。这个牢笼是关于制度、现实、公平、公正、自由、梦想、歧视、尊严、人生、平凡、普通的碰撞与伤害。人类还在这牢笼上布满了高压电,玻璃等障碍物,追逐自由的人就是那些千里迢迢来到牢笼边想要翻过这道墙的那些人,他们知道没人能翻出这道墙,因为人类一开始就没给自己设计一把钥匙。他们只是证明曾经来过、挣扎过,他们只是甘愿为了自由,为了挣脱这牢笼的束缚,与现实碰撞,即使明知遍体鳞伤,受伤也在所不惜。现实,一定是人类永恒的悲剧,现实的残酷不因你的勇气而消失,现实是所想与事实的差距,现实是失控的,失控带来未知,未知带来恐惧,现实就是你只有输没有赢的一场赌局。
最后顿悟:走自己的路,完成自己的人生。
正文:时间不等人,人却在等时间,回头一看,坏了,时间都去哪了?
当说走就走已成习惯,人生就注定勇往直前。时间走了,脚印还在那里,雨水也冲刷不去。
此次老君山登山徒步,算是又一次说走就走。出发前一晚,我还在挑选二手自行车,这时,距离上次自行车被盗已经大半年了,当初由于坑爹的摄像头是个烂货,害我一等就是春秋,到现在,也还难以释怀。十一国庆前那晚,室友说,明天,老君山。然后三人,迷迷糊糊的决定了。我本以为他准备充分了,谁知后来算是明白了,这是个坑货,什么都没准备。当晚我继续挑我的车,挑到凌晨4点才睡。第二天,不到8点起床,户外活动时,总是兴奋到肾上激素爆棚,挡都挡不住。
(为了方便写,本次主人公分别是:长发(提议那坑货,爱打篮球爱泡妹纸)光仔(洗白白的0经验屌丝,爱进图书馆)强哥(路上遇到的退伍军人,徒步爱好者)LZ(荒野求生爱好者,纯屌丝)
装好帐篷睡袋,带上贝爷的刀,74水壶,打火石,指南针,手电筒,然后塞了几个面包,出发了。
到车站后,上午的车票已售完,最迟下午一点四十,那时,想骂那坑货没提前买票。打道回府,谈二手自行车交易一事,最后硬生生的被我砍下了邮费,唯一的遗憾就是还没来得及下单,回来后已经给我卖掉了,当时我那个抓狂。
一点四十,准时上车出发。很久没坐车的我,居然晕车了。路途遥远,四个小时,我睡了三个小时,汽车沿着岷江一路向西,路上的风景全都略过,只看到老屏山下的滔滔江水。下车前,我吐了,我真的吐了,尼玛!抓狂,最后一分钟,我没能忍住。难堪的路途,拉开了晨与夜的序幕,就像早开的花一晒就给蔫了。
车上,结识了那位新朋友,也就是强哥。此人爱恨风流,整个一小说版的猎艳人生,退伍军人,自然刚性十足,一路上给我们讲他从小到大的群殴故事,他追女朋友跳桥那段听得那两小子也是醉了。总之,概括来说,强哥,徒步爱好者,经验丰富,真汉子一枚。
三人变成四人,路上你遇到的,你经历的,都是你不曾预料的。骑行更是,一路都会遇到骑行的朋友,每个人都很热情,给你帮助,给你鼓励,好像在说:天下骑友是一家,何必在乎你我他。所以,那些整天在埋怨没有一起外出的人,纯粹就是在浪费时间。出门后,天下人,都是你的朋友,尽管张开你的双臂,用一颗真诚的心去赢得他人信任。如果说现实中的人和户外的人有什么区别,我想,现实生活圈的人很复杂,你摸不着真假,户外爱好者,他们更加真实,户外,包裹得再紧的人也会卸下很多。来户外的人,就是来卸下压力,卸下包袱,释放真实的自己,回归自然,不然,他来户外干什么?缘此,以真心相待,和谐相处,团结一心,才是户外爱好者的箴言,而这些,似乎是他们内心中不约而同的约定。户外爱好者,就像来自五湖四海的河流,不知不觉就融为了一体。
下车后,空空的肚子咕咕的问我要美食,我答应了他,他很满意。
吃过后,我们第一站来到了龙华古镇第一个景点——修建于光绪辛丑年的龙华凉桥。龙华古镇因明代所建龙华寺而得名,是国家级历史文化名镇,宋代始建,明、清时形成古镇规模,是历代四川边防驻军重地。(关于龙华古镇到底有多少故事,本文非常有必要澄清,所有相关资料整理都将放在本文最后的附录之中)
可是当我们到那里后发现,没有古镇一说,满街都是现代的色彩,唯一的古代符号,在凉桥上,在凉桥后。凉桥周围星星点点的坐落着千年榕树,凉桥后有很多那种古韵风情的木结构建筑,当日,我们四人都没谁说要进去逛逛,而那些第一印象,后来证明全是错误的。后来,我回来后查有关资料才发现,我们和古镇近在咫尺,凉桥正是跨越在小龙溪之上,我们当日看到的清澈的流水在鸭群的嬉闹里闪出灵光的小溪,原是当地两溪之一小龙溪,而大龙溪和小龙溪也正是在龙华镇会面,当地人称:二龙合,称龙溪河,会岷江,就像阔别多年的情侣拥抱在了一起。而更令人伤心的是,那带着满满古代木桥感的凉桥之后,就是古镇。后来我感慨,我千里迢迢来,你在桥那边,我在桥这边,谁也没有触碰过谁,只是简单地相遇、相见、离开,在这里,有我留下的遗憾,和我曾经眺望的双眼。而这,就是没有准备的代价,这,就是长发那坑货犯下的罪恶。我们唯一留下的脚印应该就是凉桥上的短暂驻足,惊诧那“小桥流水人家,古镇西风瘦鸭”,也有“桥后青石板路,古楼神韵西风,来人留,堕入绿野丛中”,只是后来我也不得不感叹“古楼梦,凉桥后,未曾入楼阁。清风徐,绿水依,我犹我叹难了情。”
除了凉桥,龙华还有几个地方需要简单介绍。龙华街道向西南走27公里是川南第一峰原始森林老君山,为五指山系其中一座,森林里各种飞禽走兽、珍稀植物,著名的就有金丝鸟、弥猴、山豹、飞貂、金钱豹、黑熊、小熊、红腹锦鸡等,植物有杜鹃王,濒临绝种的珍稀树木珙桐,在老君山是常见之物。民间传说太上老君在此修道成仙。细沙溪是我国最大的树蕨群,有2.4万多株与恐龙共同走过的侏罗纪时代植物桫椤树。这里曾是彝汉相争之地,诸葛亮当年过龙华下金沙入云南,七擒孟获,曾在乱山包迷路多次,著名的八卦阵来源于此。朝北打渔村有罕见的丹霞地貌。古镇有上千年历史,八仙山有我国第一大立佛, 2001年3月,阿富汗立佛像被塔利班摧毁后,成为世界第一立佛,这两景已被央视北纬30°收录。
短暂的相遇后,就是分离。也没太多感受,就朝着老君山脚行进。6P.M到龙华,时间一流,又过了一个多小时,天渐渐拉黑了脸,等待我们的是此生难忘的夜行。
关于这次夜行,也是本次最令人回味的一段。打听好了老君山如何走后,我们四人以坚定地步伐前进,浓浓的兴致,忘乎所以。走不久,天就黑下来了。龙华镇到老君山脚全是水泥公路,虽不算宽,四个人走不会挤。强哥掏出了他的神器,低音炮,幽静的乡村,一下子融入了逼格。一路东拉西扯的聊,我只记得,大家都很嗨。公路两旁走不远就是几户人家,此时我们已经完全淹没在黑暗之中,途中遇到一家正摆宴席,想必是婚宴吧,我们四人路经此地,众人询问,热情就像那太阳,温暖人心。可以想象,陌生的人,陌生的地,陌生的夜晚,陌生的人群,当他们朝你走来,和你短暂交谈,关注你的安危,试问,一颗真诚的心如何拒绝得了一群热情的人?异乡的乡村小路上,歌曲在空荡荡的夜空回响,四个热血青年夜行在淡淡余光之中,不管前方的走。再后来我们去一家商店买酒,酒没买成,到是婆婆的板栗我们吃了还抓了几个走,婆婆长得一张和蔼可亲的脸,那种笑,是遮掩不住的真诚,是陌生与陌生间最温暖人心的烧酒,她教会我们的是如何做人,做一个善良的人。过去,只见过板栗的心,现在,总算见到了板栗的全貌,全身尖尖的刺,宛若植物界的刺猬,让人好生怜爱,光仔于是乎弄了当纪念,婆婆到是高兴得很,一群饿狼,吃了她的,她还高兴啥子,我们已经找到了答案。穿过了人口密集地后,路旁的农家就很难再碰上一个。不久,总算听到了潺潺流水声,之后就一直沿着河流逆流而上。黑暗本应是恐惧的,可是,那个夜晚如此平静,平静到我们都忘了害怕。那晚的潺潺流水,那晚草丛里传来的虫鸣,那晚河边随风作响的绿叶,那晚风里夹杂着的淡淡清香,那晚一闪一闪发着荧光的萤火虫,那晚四个青年夜下懒散的踱步,那晚迷失在黑夜之中的自然,从此就再也逃不出我的脑海。但有时你也会感慨,美丽的东西总不长久,美好的东西总不常有,就像我曾写过的一句歌词“黑夜里晃动着黑色,就像你的背影无法触摸”用在这里再恰当不过。那晚,我们一起看过萤火虫,惊诧于它发出的点点星光,像是上天给夜晚带来的希望。起初,我只是看有东西在那里隔几秒一闪,我猜是萤火虫吧,他们三不信,待我走进一看,果然是萤火虫,然后我们都停下来看它静静的闪,静静的闪···我很兴奋,我小时候见过萤火虫,那是一个秋收的夜晚,我将它捉了去,第二天醒来发现它再也给不了我希望。这次我忍不住给它照相,照了后发现,黑线了,不过后来录了一段,居然能看得出发光的效果。后来,总结那晚,用我另一句歌词更恰当“梦里梦外,听风听雨。你的背影,如影随形。如梦如幻,如痴如醉”,那夜,有山,有水,有自然的声音,而记忆,也仅仅能留住你的背影;那夜也只能装进脑海,如影随行;那夜的不约而同,如今想来,就像做梦一样,那夜我在梦里,此时,我在梦外;那夜的一切,都是那么的单纯、美丽,如梦如幻,如痴如醉。
告别了萤火虫,我们继续前行。俞往里走,人家俞少,问了户人家,看样子是走不到山脚了,重点不在这,重点是这是原始森林,豺狼虎豹时常在山间出没,飞禽走兽在这里定居,飞貂、金钱豹、黑熊、小熊,碰上任何一个都不好办,当然,我最怕的还是黑熊那厮,看荒野求生时,贝爷一再交代,有黑熊的地方谨慎出没,连贝爷拿黑熊也是没有办法,我等屌丝还是就此打住,后来听强哥说,装死能逃过一劫,因为黑熊不吃死东西,不管是真是假,我可不想冒那个险。我们采纳强哥建议,准备在下一有人的地方找户人家搭帐篷露营。
不多时,我们看到了人类电的符号,光线越来越亮,夜晚,一束光,就是一束希望。我们挑了户人家走去,此处正是鱼孔村,关于鱼孔村村民的热情与淳朴好客,我们没想到的是,接下来几天的接触,给我们留下的竟是终生的记忆。强哥经验丰富,率先开路,说明了我们的来意,当家的要我们住屋里,怕我们冷着,不断的说又不是不够住,他一再要求,我们怕他以为我们看不起他,不给他面子,强哥即使谨慎处理,说我们就是出来体验露营生活的,他才不再提。搭好了帐篷,终于可以坐下来休息,在外面,和主人们拉拉关系是很重要的,我们东拉西拉的聊东聊西,很快就忘了是陌生人。宜宾人都有供奉的传统,家家户户都有天地君亲师排位,很多人家里还有毛主席的头像,龙华不同宜宾别处的是这一路都是纸厂,龙华盛产慈竹,当地村民沿河设了很多这种造纸作坊,半机械化生产,通过削片、浸泡、粉碎成桨等工序制成粗厚黄黄的草纸外销重庆、泸州等地,而我们一路上都能感受到这种文化,路旁不远处就能看到浸泡竹片的潭,这种纸,也就是我们清明扫墓时所用,这家主人也有这种造纸作坊。这户在家的有五人,有个十多岁的孩子,只看见了一眼,后就不知躲哪去了,到是他老爸很好,还有婆婆爷爷,看上去也有七八十吧,我们和老人聊了几句,老人见来人还是挺高兴,一看老人真算得上是瘦骨嶙峋、弱不禁风,岁月在他脸上刻下的痕迹,已经不是时间能解释的了,他年轻时,又是什么样子?男主人问我们吃饭,我们都说吃过了,不久他还是端来了刚炸的糍粑,然后我们边吃边和他们聊,你问我,我问你,你一句,我一句,欢乐的氛围传到空旷的山间,回荡在风里。强哥装备齐全,带了自家泡的白酒,拿出了香肠,我们就开干了,我本不喝白酒,大学来勉强喝过几次,白酒在我脑海里留下过后遗症,小时候我被辣到,要水喝,大人指了那一碗白酒···后面的事你就知道了,可经此一役,我可能从此爱上了白酒,龙华人自家酿的白酒,喝上去真是不一样,醇香可口,一阵刺激味蕾由外向里冲的劲,给了我不一样的感受,也难怪古人写诗写词前总要斟酌几杯,也难怪王羲之酒醉之中写下《兰亭序》,也难怪李白对白酒如此钟情“自古圣贤皆寂寞,惟有饮者留其名”,白酒,不只是醉鬼的专利,也是男人的调味品,有朋自远方来,以酒相迎,醉中吐真言,这已是中华魂,中华五千年留下的白酒文化,岂能因那厮酒后驾驶就染了其名,而宜宾,金沙岷江聚,长江自此始,有江的地方就有白酒,宜宾除了不缺水,再就是不缺酒,五粮液坐落长江之上,虽买不起,不曾品尝,但长江水养育长江人,宜宾家家户户都是酿酒高手,包谷酒四处飘香,也给这座“白酒之乡”增添了另一番风采。吃也吃了,喝也喝了,醉也醉了,嗨也嗨了,这夜听强哥讲他刀光剑影的岁月,讲他风花雪月的传奇,听得也是醉了,那晚,强哥给我们放了《平凡之路》的MV,歌词引起了共鸣,仿佛就是为我们而写:
徘徊着的 在路上的
你要走吗
易碎的 骄傲着
那也曾是我的模样

沸腾着的 不安着的
你要去哪
谜一样的 沉默着的
故事你真的在听吗

我曾经跨过山和大海 也穿过人山人海
我曾经拥有着一切 转眼都飘散如烟
我曾经失落失望失掉所有方向
直到看见平凡才是唯一的答案

当你仍然 还在幻想
你的明天
她会好吗 还是更烂
对我而言是另一天

我曾经毁了我的一切 只想永远地离开
我曾经堕入无边黑暗 想挣扎无法自拔
我曾经象你象他象那野草野花
绝望着 渴望着 哭着笑着平凡着

向前走 就这么走 就算你被给过什么
向前走 就这么走 就算你被夺走什么
向前走 就这么走 就算你会错过什么
向前走 就这么走 就算你会

我曾经跨过山和大海 也穿过人山人海
我曾经拥有着一切 转眼都飘散如烟
我曾经失落失望失掉所有方向
直到看见平凡才是唯一的答案

我曾经毁了我的一切 只想永远地离开
我曾经堕入无边黑暗 想挣扎无法自拔
我曾经象你象他象那野草野花
绝望着 渴望着 哭着笑着平凡着

我曾经跨过山和大海 也穿过人山人海
我曾经问遍整个世界 从来没得到答案
我不过象你象他象那野草野花
冥冥中这是我 唯一要走的路啊

时间无言 如此这般
明天已在眼前
风吹过的 路依然远
你的故事讲到了哪
一切过后,还来一盆热水泡脚,水那个滚烫啊,放下脚,乘着酒兴,立刻就成仙了。那晚我们闲聊到了近凌晨,怕再聊下去打扰了人家,只好匆匆入睡。躺在帐篷里,和一个人荒野求生时感觉很不一样,一个人的荒野,更加刺激,更加适合我,但几个人的露营,有另一番滋味,至少不会整夜的绷紧神经,等待天明,一个人的荒野,是孤独的,是孤军奋战的,淹没在大自然的黑暗之中,唯有篝火能给人希望,当篝火淡去,帐篷外的风吹草动,全都能让你神经迅速收缩,高度敏感,还记得第一次一个人挑战荒野时,无尽的夜,半夜一场阵雨惊醒了我,打开门,一片漆黑,外面风声、雨声、枝叶摇摆声、昆虫尖叫声,声声入耳,唯一该做的就是,关上门,继续睡到天明。几个人的夜,就完全失去了那种刺激感,多到满足的是安全感,还能听听歌,那样的夜,那样的入睡,那样的入梦,让人异常的安心。露营最烦的就是下雨,我们不愿发生的也还是发生了,自然就是关于未知的迷,也正因为未知,生活才如此美丽。总结那夜时我是这样写的“昨夜一场惊风雨,醒来雾绕看天明”。
第二天一早醒来,天还没亮,收拾好行李,我和光仔就看着对面的山,天愈来愈明,只见雾气缭绕,缠绕山间,像跌落山间的云,由于昨夜阵雨,坝子已成湿地,光仔照了主人家几朵大花,算是天明了,长发和强哥也收拾完毕。谁知农家起得如此早,给我们下了一大锅面条,我曾说“吃了宜宾的面,天下再无面”,这是真的,外地人只知道宜宾燃面,其实宜宾的面五花八门,奇奇怪怪少说也有几十种,他们有一个唯一的共同点:好吃,其实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宜宾家家户户都能做得一手好面,我只想对宜宾的面说一句:在我来宜宾前,我是一个不爱吃面的孩纸,来宜宾后,我就再离不开你。
吃也是吃饱了,短暂的告别后,继续出发。带着主人家的热情招待,带着登顶的信念,我们的脚步如此踏实、安心。感谢那些一路上给我帮助的人们,我只能祝你们幸福。
才没走几步,天又下起了雨,看样子,今天是免不了雨战了。我们来到一个小店,称了一斤包谷酒,老板的热情再次打动了我们,看我们没有遮雨的工具,给我们拿来了薄膜,一人剪了一米做雨衣,还给了我们一些建议,带着他的嘱咐,我们继续前进。说实话,披上“雨衣”后那种霸气,简直屌爆了,头裹丝巾就像雨中战士,就像揭竿而起的农民起义军,就像风里来雨里去的一代侠客,就好像给我一把剑,我瞬间就能拍出《卧虎藏龙》。最屌的是光仔那一身行头,登山,平底鞋,下身类似绷得紧紧的牛仔裤,这纯屌丝这样也是敢出来登山,我都问他哪里来的勇气,此时就更屌了,展开两面的“雨衣”,“雨衣”飘在风里,如披风,如战袍,让我给他一段台词:我乃常山赵子龙是也,你等何人,竟敢挡我去路,找死!配上他当日屌爆的动作,想必那屌丝也是在太上老君的五指山下立刻就升仙了。
令人更加感动的是,走了一会,发现有人追来,惊诧后发现,原是强哥东西落下了,老板也是小跑追来,看他那身体虽不算差,但他的年龄也不算小,顿时被感动得一塌涂地。现在的人,越来越富,也越来越现实,人与人的距离越来越远,互不信任,已经是司空见惯,过惯了即使邻居多年也不认识,过惯了你我毫不相关的日子,过惯了形同陌路的日子,过惯了负能量的日子,突然来一剂救世的爱心药丸,还真受不了了。
人生的路上会有数不清的断断续续的插曲,无论是好的,还是坏的,也无论是令你感动的,还是令你痛恨的,最后我们都只能收拾行李,继续出发。这一路上,有太多的插曲,每个插曲都让我们忍不住驻足,眺望,美景也好,翻滚浪花的河流也好,清澈的河水也好,满山翠绿的竹林也好,陌生的植物也好,路边的那些花儿,不是我们能带走的,就只能看看,然后前行。关于路上我们停下脚步的风景,不可能一一介绍,就让它们留在照片里,留在记忆里。跳过这一路的风景,直接谈我们到达山脚。
到达山脚前,有一片竹林,我们就穿梭在绿色的长廊之中,仿佛自己身披绿衣,一步,一步,与绿叶共舞。竹的淡雅,竹的清幽,竹的芳香,在细雨之中变得更加细腻,更加迷人,很多人喜欢竹,喜欢竹的品格,喜欢它那纤细的身姿,倘若这些人在雨中闻过它的清香,会过它的淡雅,相信能找到竹的别样风情。穿过绿色长廊,映入眼帘的是二十多步青石板铺成的石梯,长期的细雨连绵,形成了青苔铺成的迷人绿衣,青苔布满泥土,从石头里崩了出来,弄得一片都是绿,如果你看到绿色之外的东西,那一定是人类给自然留下的痕迹。石梯之上,是几户人家,去时,已然炊烟袅袅,想必又有好吃的了。在这里拍照,有一种古色古香的气质,几人各来一张,就拾级而上。不多远,有一处引自山里的水,光仔拿出他的水瓶,硬生生的装了一瓶,我们一人喝了几口,再装满。我后来也是想,如果这是酒就好了,酒喝干,再斟满···难道我是喝醉了?也是走了很久,终于找到个可以休息的地方,主人家把门外收拾得干干净净,门外还有几张板凳,兴许是为我们准备的,或者为其他人准备的吧。可以想象,每年行走在这条道路的人坐在这里休息时的场景。但他们没我们幸运,我们赶上了一个下雨的天气,细雨绵绵,全木结构的房屋透着雨中木头的神韵,雨水洒在屋顶,沿着瓦片向下流去,最后碎了满地,雨滴滴答滴答,就像玫瑰,红得透顶,随后就是花落一地,而雨滴,如绽开的碎花,唯美而短暂。人世有太多的昙花一现,经此,我改变了对它的看法,昙花一现,未必不是一种生活的方式,至少它给过你曾经。
我们就这样坐了下来,然后拿出香肠和辣椒粉,几个爷们乘着兴致,干了几杯。眼前雨洒群山,身后避风港湾,而我刚得兴致,杯酒下肚成仙。不得不说,这种雅兴,人生未曾有过,家乡也有类似的门前小坝子,下雨就去坐坐,和一群小孩玩耍,也很有兴致,可当日的东西唾手可得,不知道珍惜,时隔多年,在异乡它处,又找回了雨中闲情的记忆。其实,我都还记得儿时,一群小孩,无所事事,在一个下雨的季节,停下来看雨滴滴落时的眼神,那时虽不懂听风听雨,但那种简简单单,来得比这更加自然。我平日里最烦下雨,一下雨就没有精神,可宜宾总下雨,好像有下不完的雨,所以弄得我如今精神失常,但每次外出,无论是太阳,还是下雨,都一样能发现它各自的美丽,这,就是生存和生活的差距。我们吃得嗨时,女主人回来了,见门前一群人,一点也不诧异,还叫我们屋里坐,我们谢绝后才发现,这大门一直都开着,细致的强哥告诉我们,昨晚那家人整夜也是大门打开,后来我们发现,这边的村民,大多如此,便不再奇怪,这就是传说中的夜不闭户路不拾遗,可以想象,这座遥远的西南边陲,曾经的军事重镇,曾经有过怎样的辉煌,只是时过境迁,如今的龙华如此萧条,很难想象如今的萧索如何与它辉煌的历史相匹配。不仅是龙华,中国许多千年古镇都逃不过被现代文明冲刷它的精华,它们的曾经如此灿烂,到头来也逃不过魔鬼的爪牙。又是酒足饭饱,告别了热情女主人家和她的女儿,我们又一次出发。
路上,有一条清澈的河流,河边,坐落了一颗核桃树,树上,挂着星星点点的核桃,脚一蹬,核桃往下掉,从河水里摸出块石头一砸,白花花的核仁出现在饿狼眼前。平日里,我买不起核桃,不想,今日可以吃一顿免费的午餐。
过了核桃树,就入了那老君山,你再也看不见人家,自然人家也看不见你。是时候疯狂了,小伙伴们,露出你最凶恶的爪牙,亮出你铮亮的刺刀,冲吧。
由于下雨,这本来就很烂的路行走起来变得更加艰难,满山的泥泞,也有很多是石板路,间隔其间,爬了很久,找到个石板看对面的山,上山时虽然也有雾,但从低处往高处看,显得你很矮,凌空而下,云在脚下,宛若踏着七彩祥云,就不知有谁愿意。三加五除二,该照的都照了,该怒吼的也怒吼了,连我那撕心裂肺的狮子吼都能回绕山间,那三人的声音当然也是响彻云霄,这声音,从云上向云下穿去,那感觉,倍儿爽。
之后我就一人开路而去,后来也被卖得狗血淋漓。之后他们的事我就不知道了,我一人在前冲,兴致所致,控制不住自己的双脚,原本淘气的本性表露无遗,走了老远,已经听不见任何人的声音,也早已看不到他们的身影,走走停停,边走边等,等的时候顺带拍几张,最后还是没等到他们的声音。继续向前深入,来了,有声音了,有动静了,这死一般沉静的山谷,总算有了声音,从山上传来的,我应声而喝,嘿······划破了空灵的山谷,只听上面有人回应,也就是那一刻,肾上腺素激增,哪里来得激情,拿什么都堵不住,脚步如飞,就想看到个人影。一路小跑而上,整个人像吃了摇头丸似的,嗨得不行,哪里来的怪物,怎生得如此怪异的个性?不久就和第一对情侣碰面了,互相问候后,各自要了一个合影,好不容易看到一个活物,我怎能轻易放过。紧接着第二对,第三对···尼玛,他们居然有一群,三四十人的战队,老的小的都有,老的有四五十岁,小的尼玛十二岁,想想也是觉得这是一群寄生虫啊,12岁的两个小姑娘,硬是给套上了一双凉鞋,来登这川南第一高峰,还选择如此的天气,这活活就是一群寄生虫。我印象最深的就是那两姐妹,12岁,着一身红红的衣服,凉鞋满是污泥,还独自走在前面,两人都拿着刺竹当拐杖,我当时很惊讶,尼玛,这就是我们川妹纸!我让她们站好来一张,然后简单问了些感兴趣的问题,有一个回答是屌爆了,你们这样走上去的?不走上去,还飞上去啊。带着浓厚的四川口音,给人听了就是立刻的膜拜之情,二人宜宾人,但非本地,看她们满脸的笑容,纯正的女汉子气息,小小年纪,带着一股剑气,一股侠气,都说川南有两山,一为峨眉,二为老君,二者为姊妹山,再看眼前,此二人若生在元朝,必为峨眉双杰啊。看着她们远去的背影,脑海里还转着她们那霸气答语,有此霸气者,想必也只能生在我大四川。后来也遇到很多人,都是简单地问候,没有什么好深的印象,到是在我找到一个可以坐下来等人的地方,等来了强哥后,他告诉我他遇到一个奇葩情侣,问他:“你们怎么全是男的,都不带女的一起出来耍”,后来强哥说,要不是他背着一大包东西,当时就哐当开干了,他只好采取封嘴战术“没有你帅个嘛”,尼玛,这也是屌了,这人脑袋进水,找抽。和强哥在那里喝红牛补充能量,等长发、光仔等了半天,总算上来。休息完毕,我开路而去,这次,就再也没和他们碰面。
一个人勇往直前,早已经习惯。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一个人也能嗨到爆,对此,我也是费解。一个人的时候,越是凶险,就越觉得刺激,天生的为冒险而生,找寻挑战与刺激,跟我看恐怖片一样,至今是历览无数电影,别人说的恐怖电影一一看过,全球禁播的恐怖片也是下来看过,硬是没觉得吓人。一个人的深山,一个人向前攀登,四周是一片原始森林,远远望去,白茫茫一片,刚开始我还吼两句看他们回不回应,后来看样子是没什么反应了,我也不再费那没用的功夫,孤军深入,刺激得很。
走了老半天,来到了此次登山的高潮,此时风雨飘飘,云随风四散,如群魔乱舞,而就在此处,绿林湿地,长期的雨水冲击,形成了特有的苔藓植物群,苔藓植物盘绕在树木之上,有的分布在地上,有的爬上了石板,有些石板一块青一块黄,看上去就像发了霉的霉菌,簇成了一团。最让我惊讶的除了这些密密麻麻吸引人眼球的苔藓植物之外,还有那长得奇形怪状的大树,三步一走,就能看到一群大树坐落各处,树的名字我叫不出来,只知道树很大,如果你见过很大的黄果树, 我可以肯定的告诉你,这树比那大两倍,想必已有千年,这些树木盘根错杂,有的树木枝桠交叉,相拥而抱,就像一对情侣,有的树群看过去像高耸的石林,杂乱无章的四处分布,毫无规律,有的树像披了一身绿衣裙的曼妙女天仙,身姿令人久久难以忘怀,还有的树木倒在路上,形成了天然的拱桥,上面还布满着苔藓植物,美得令人垂涎三尺,巴不得把眼珠挖出来看个究竟,还有的树长着茂密的枝叶,叶很小,密密麻麻,挡住了其他植物的光线,还有长得像蚂蚱的,有长得像啄木鸟的,还有像丹顶鹤的,像各种动物形状的都有。其中我最喜欢的是那“一线连成天”的情侣,向上望去,白白的一片是背景,两棵参天大树合抱成团,就像两个情侣跨过空间的障碍,最后于白云之间相拥相抱吻在了一起。之后我一路高歌,有时也唱自己写的歌,行走在白云之间,行走在绿林深处,行走在青石板上,听风听雨听自然,看山看树看奇观,不只是一刻,那一路,我都已升仙,原来,做神仙是这种感觉。如果真有太上老君,太上老君若有知,也必羡慕我等。此次老君山的另一个高潮是在我录像中发现的,我录着录着,就发现了一个野黄瓜,在这深山野林之中,还能见到野黄瓜,我激动的心情难以表露,来了个三百六十度的全角度录影,一边录,一边直呼受不了,今天算是赚大了,如果在普通的山间发现野黄瓜我还不至于如此兴奋,但此时已行走到1600米的高度,这又是原始森林,没有人类的破坏,除了有些青石板路,再没有半点人类文明的符号,而就在这绿林深处,还有这瓜藤缠绕在路旁大树之上,藤叶茂盛的生长着,在湿漉漉的一片云海中,那吊在半空的野黄瓜异常耀眼,瓜不大,也不小,看上去也不老,大概刚长出来几天,而我,刚好就碰上。总结这神奇的路段时,我感慨,如果你不来是决对体会不到那种境界的,图片留下的东西是死的,勾勒的是记忆的线条,也包括录影,录影是二维的,就算哪天是三维的也无法代替行走其中神奇,因为其中的阳光,空气,水,温度,潮湿度,风,雨,气味……各种大自然本身的属性是科技无法完成的,U盘能存储数据,有声音,有色彩,有图案,但它存储不了气味,阳光,空气,水,温度,你也感受不到大自然的风,雨,温度,湿度………总之,能被科技存储的代替的仅仅是有限的部分,好的东西总是需要代价的,假如你看到的是别人没看过的,那也只因你付出了别人没有付出的。
这段路用掉了我所有的激情和激素,以至于后来的路索然无味。这之后,我也曾穿过无数的丛林,但都没能引起我的注意。人在一段时间内的精力是有限的,全世界有多少人都值得我爱,但当我爱上了你,我就忘了全世界。有人说为了朵花,放弃了整个森林,不值得,不曾想有些人也许就是从全世界茫茫人海之中挑出的那朵。
最后一段值得回味的是此次的惊悚故事。之前,一路都是上坡,可不知不觉中,我发现很多都是下坡,当时我一个人已经远离他们几个小时了,总感觉不对,但跑回去又不大可能,我就只能拼命的加快脚步,希望早点能到达,就算不能到达,也得趁早找到回路在天黑前离开这鬼地方,人就是这样,当你没发现危险时,它是美丽的,当你感到危险临近时你只记得如何生存下去,这是本能,如何走出这鬼地方才是重点,我可不想挂在这里,越走越感觉不对,空气变得紧张了起来,风声异常的犀利,从优美变成野兽般的嚎叫,此时雨已停了多时,偶尔能看到山间小溪,潺潺流水声加重了这种敏感性,神经紧绷,愈演愈烈,就这样飞快的行进,一路都是平坦或是上也有下,感觉甚是奇怪,起初爬到1700米,现在海拔也没怎么上升,怀疑是不是有分叉路没看到,微风吹过,凉飕飕的,惊得我也是一阵寒意上心头,就在此时,突然,道路一旁的竹林深处哗啦啦的传来了阵阵异常的声音,竹林不停的摆动,第一反应,黑熊,看了看周围,没树可以爬,旁边是转角的溪流,这下没办法了,摸出刀,准备好要干一场了,如果是黑熊,我就真完了,一巴掌过来我就一命呜呼了,冷静下来站着不动···等它的动静,静静的听···还在不停的发出声音,动静时有时无,我站着不敢动,遇上这玩意,你跑不赢,跑不得,要么爬树要么不动,不能让它感受到它的安全受到威胁,不然就没好果子吃了。一秒,两秒····时间完全静止了,除了准备开干一个念头什么都没有,专注的盯着前方,一动不动,过了十多秒,没什么动静了,这时更加恐怖了,敌暗我明,博弈更加厉害了,肾上腺素到达极点,多巴胺想必也分泌完毕,信号接收处理变得异常灵敏,最后再也没有信心耗下去了,试探性的嚎了几句,等待着敌人的回应,“有人···有人···”尼玛,瞬间从紧张中恢复,飙了一句“你跑竹林干什么,我还以为是黑熊,都准备干一发了···”后来想想,那人他妈就是找抽,荒山野岭一个人跑竹林去乱跑,我顶你个肺。危险的信号就此解除,很快就继续上路了。而这段惊险之旅,就如惊悚片一样,如今回想,甚是刺激,当时也怕是爽了。
再走几分钟就到了山顶,这让我想起晕车的事了,为什么危险总在最后?成功登顶后,已经是下午一点过,到达山顶后,看到山顶的萧索样,也是失望极了,除了一个破庙子什么都没有。人说你在山上看风景,眼前的,总不如路上的。
全身湿透,等了良久三人终于上来了,三人一上来就准备把我拉出去干一发。话不多说,山顶有一家人长期住这里,接待这些登山的人,昨天刚接完了三四十个,房子破得不行,几个庙子,也是破烂不堪。山上没电,充电宝也是坑货,还好能联网。中午我们吃过饭,把帐篷搭好,该休息的休息,该耍的耍,强哥受伤睡觉去了,我们三爬上一木梯,到达了山的最高峰,一阵狂拍。天又下起了雨,今晚,我是不能住外面了。那晚,边吃饭,边听强哥摆龙门阵,估计他的故事能拍成《一场风花雪月的事》,那晚,白酒,腊肉,烛光晚餐。外面风声鹤唳,寒风中夹杂着点点细雨,山上只有冬天,白云和雾气连成一片,除了山峰朦胧的轮廓,什么也看不清。虽没有大块吃肉,大碗喝酒的豪情,但那晚的静谧,那晚的醉意,那晚的复古,那晚的氛围,一起埋进记忆。那晚睡觉前,一阵东拉西聊,入梦,想了很多,顿悟了不少,相信这次,我们都有收获,这晚,我们也都想过什么。
第二天一早,天继续下雨,寒风刺骨,开门后,穿上湿衣服,湿裤子,湿鞋,一身湿,整理完行李,吃过面,我们要下山了。
回来的路上,我更嗨了,一路从山顶唱到那山脚,只是他们不知道,有几首歌是我自己的。回来的路上没什么发生,只是我兴致太浓,唱得太嗨,忘乎所以。那天,我放开了所有,像一个疯子,像一个艺术家,像一个淘气的孩纸。下山的路一点也不累,轻而易举,都说上山容易下山难,也不全是,如果你休息了一晚,还难什么?唱到出森林,就是满山的茶园了,一眼望去,几百米高的一片山,全是茶叶,那一刻我兴致所致,编了几句采茶歌,一路唱下去啊,笑得那三人是脑壳朝天脚朝地,真正是嗨翻了整个森林,空灵的山里遍地是我惨叫的声音。采用的最简单的主-属-主-属-主编成的采茶歌,唱着也是醉了,这也是第一次现编这种类型的歌,当日一路上边唱边来两口白酒,想必是早已忘了自己是人类。还记得几句歌词,甚是疯狂,露骨“采茶的妹纸···耶,快出来···耶”“哥哥你牵我手,妹妹就跟你走···”“大山里的妹纸···耶,我来娶你···耶”···其他的更狠的就不敢说了,而关于山歌,从未感觉如此亲切,那日如此兴致后,才真正明白了山歌的魅力,是纯真,是自然,是源自内心的呼唤,是心灵与心灵的碰撞,是对真实的还原,没有了矫揉造作,山歌也大多不耐听,山歌不在旋律而在动情,真正的山歌属于大山,也只有在大山才能找到那种兴致,如果哪天大山中的人给你感动,请记得回归真实。这段采茶歌的兴致,留给我的不仅是短暂的欢乐和梦幻般的绽放,如梦如幻如痴如醉,我已成仙都不能表达出回归真实的美妙,它曾给过我顿悟,我也曾体会过放下,曾拥抱过自然,明白了如何放开自己,如何忘乎所以,又如何收放自如。
回来,又路过河边的核桃树,它依旧树立在那里,有一种错觉,今天是昨天,我从昨天穿越到了今天,昨天穿越到今天的路上留下了无数脚印。在山顶,光仔捡到一个螃蟹,激动地他也是醉了,谁知到此处螃蟹已经再也动不了,说好的拿回去养起来,想是实现不了了。我拿起竹竿一阵敲那核桃,光仔捡了不少,清澈的河水冲刷了我所有泥土,河水变浑浊,转眼清澈,我一竿子打下去,起了绿波,转眼又是平静。在此处玩笑嘻弄,河水依旧静静的流淌,昨日清,今日凉,洗净我衣裳,乱了我情殇。
又路过昨日歇脚地地方,女主人的女儿看着我们远去的背影,我没看懂她的眼神。继续前进,一路捡核桃,道路两旁落了很多核桃,我捡了十几个,装进背包。
关于最后的一次高潮,是下山后了。下山时,有一家人正准备登山,比昨天那群人更扯淡,一个八岁的孩子,一个十来岁的孩子,大人穿着上班那种皮鞋,他们这是哪里来的勇气?本不想管她,最后还是给她们建议,叫他们去把鞋买了,孩子就不要去了。谁知那厮对八岁的孩子说“没事,坚持”,坚持,你对八岁的孩子说坚持,我顶你个肺。还是抑制住了“你孩子只能哭着上去了”,而关于她,就不关我事了,这傻叉,懒得说。后来,我们以为他们至少也得爬个一小时才放弃吧,事实证明,我们走了不久,一辆汽车从我们身旁飞驰而过,没错,这就是刚刚那群寄生虫。
上了公路,到镇上我们要走27公里,这也是这次旅途的最后一段。这段路,我手持竹,竹为刀,编了不少武侠电影台词。带着那种霸气的口吻,学着电影里的夸张动作,一阵狂砍。“哨公来报”“你等何人,竟敢挡我去路,误了主公大事,我让你明天提着项上人头来见”“昨夜凌晨,三万大军杀了我粮草大军,军中大乱”“何人如此嚣张?敢动我军马,主公,让我前去取了那厮人头来见”“前方何人,如此狂傲”“我乃无名之徒,你又是何人”“我是何人,哈哈哈哈哈,想我当年,一人提刀入千万大军,血流成河,一战成名,威震四方,名扬天下,你等初出茅庐,竟如此狂傲,看我不取你人头”“且慢,我这把刀不收无名之徒,此刀一出,必吃血,至今从未失误”“常山赵子龙是也,今日就拿你开刀,喂了那野狗”“哈哈哈哈哈,常山赵子龙,我已找你多年,没想到今日你自来相见,我虽无名,打遍天下,未曾遇敌手,高处不胜寒,要那虚名有何用,今日我就取你狗命,祭了我这宝刀”······诸如此类,一路狂砍而过,想那时也是嗨翻了,从汉朝穿越到北宋而后明朝,一一以英雄口吻诠释了什么是霸气,如此,想必是气宇轩昂,勇者难挡,生来命,随你提,十年后,老生又是好汉,再来取你人头,抢你宝物,夺你家产。这一段电影台词加现场演绎,一路按照大刀持法,过路的人见了也不得不说霸气,还记得我大刀持法,拖刀前行,有一辆汽车驰过,见那妇女惊愕的眼神说“拖大刀”,尼玛,竹真能当刀。然后还有《大话西游》中孙悟空的持棒法,搭肩而上,瞬间屌爆。这最后的旅程就这样在兴奋中走完,回望这段路,多年后,我想我若还在,霸气依然,豪情在,激情在,无处不精彩。不怕那疯狂,因为疯狂只在路上,只在陌生的地方,那些陌生的人,见过我陌生的自己。
回来的路上,我们回那晚收留过我们的主人家去道别,去时,全家都已出门,只好作罢。也就是那时,我丢了两把刀中的一把,不可能回去找,想应该是唱歌那段太嗨,摔跤摔得忘了掉下过什么东西。
走了几个小时,总算走到了镇上。买票,吃饭,充电,回家,结束这段过往。
这一路,如果说留下过什么,我会说,原始森林里有我曾经留下的脚印。
最后以我一句歌词结束:
人总是在距离很远的时候重新思考
这世界太多的纷纷扰扰很容易让我们无法协调
我们不知道哪一个更重要
什么都想要
到最后什么都没得到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原创——小海——create is my all————

More info:sina blog:http://blog.sina.com.cn/idoneboy. personal website*wordpress*:https://hoctoboy.wordpress.com.
新浪微博@ 今日经济hoctoboy:http://weibo.com/newhoctoboy main email: hoctoboy@gmail.com

All Rights Reserved.Unless mark specially, hoctoboy’s sina and the wordpress blog articles are original, transport please indicate the address or this word:
——————原创——小海——create is my all————
All Rights Reserved.除非特别注明,hoctoboy(人称:小海)新浪博客与wordpress上的博客都为原创,转载请注明地址或者这段话:
——————原创——小海——create is my all————
Add me*All imfo:
QQ:807244012.
Twitter@waterhoctoboy.
soundcloud@hoctoboy.
YouTube@hoctoboy.
flickr@hoctoboy.
Google plus@hoctoboy.
instgram@hoctoboy.
tumblr@hoctoboy.
Facebook:hoctoboy@gmail.com /hoctoboy@163.com /hoctoboy@sina.com.
Skype@hoctoboy.
pintrest@hoctoboy.
500px@hoctoboy.
linkedin@hoctoboy.
foursquare@hoctoboy.
whatsapp@hoctoboy.
kakaotalk@hoctoboy.
blab@hoctoboy.
ask.fm@ hoctoboy.
in short*all my accounts follow you can search——hoctoboy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